主視覺

張大千(1899年5月10日),四川內江人,原名權,後改名爰,字季爰,別號大千居士。自幼從母曾友貞、姊張瓊枝習工筆花鳥、與二哥張善孖習畫人物走獸,打下良好傳統繪畫基礎。1917年與二哥同赴日本京都,習繪畫及織染工藝。兩年後返上海,拜書法大家曾熙、李瑞清為師,習詩文書畫,且受他們的影響,沉浸在石谿、石濤與八大山人的藝術之中,以其為主,潛心臨古,廣泛吸收、掌握明清各家文人水墨風格與技法。造就他畫風格局廣大的三個重要因素:一是讀書,培養既精且廣的內涵;二是臨摹,攝取前人累積的經驗;三是旅遊,開拓過人的氣度胸襟。1930年代後,遊歷大江南北、東疆西域等高山名勝,師法造化,成為他畢生藝術發展最大的資源。


在追求傳統繪畫精神表現的企圖下,張大千不斷地汲取新知,1941年即動念遠赴敦煌考古,臨摹千佛洞壁畫大小共276件,歷時兩年又七個月,使他上溯北魏唐宋精麗高古的描繪技法,邁入職業畫家的創作領域。至此畫作敢於用重彩重色,色澤濃豔,敷染醇厚;同時受敦煌佛教藝術宏偉輝煌所啟發,挑戰尺幅巨大、經營繁複的創作,1945年完成《大墨荷通屏》即受此影響。之後他多年旅居海外,曾於1956年與畢卡索見面,切磋畫藝,接觸到新文化與新視野。在時代氛圍引發之下,開始將西方抽象主義的理念消化吸收,應用到傳統水墨畫上並成功轉化,開創出富有現代感的潑墨潑彩畫風,拓展了面的形式與用水的技法。晚年更將此與各種皴點線條結合,集其大成;揉合了中西,在具象與抽象之間自由穿梭。因此,其藝術創作在某種程度上,代表了中西藝術交流的一些重要成果,含藏著重大的文化意義,被畫家徐悲鴻讚為「五百年來一大千」,值得後人推崇與研究。

國立歷史博物館與張大千晚年接觸甚密,1958年張大千返臺首度開始在史博館舉行「張大千先生國畫展」,由于右任主持開幕儀式。爾後雙方互動頻繁,史博館成為他藝術作品發表的重要平臺,如新作泥金地《潑墨山水》、《黃山前後澥》及《長江萬里圖》等;1981年張大千更響應史博館《寶島長春圖》巨畫的構想,擔任第一位開筆的畫家;1983年《廬山圖》完成後在國家畫廊展出,轟動一時。迄今60餘年間,史博館在海內外籌辦大千近作展、回顧展、紀念展不下二、三十場,是其生前身後舉辦展覽最多的博物館。出版方面有《張大千書畫集》8冊、歷次展覽圖錄及研究專書等多達30多本,也是出版相關資料之冠。時至今日,史博館典藏張大千書畫創作227組件,多為旅歐時期所作,精采展現其由成熟的寫意風格,演變至晚年潑墨潑彩的繪畫藝術發展歷程。史博館特將其生日當天定為藝術家「張大千日」,紀念這位世界知名的近現代重要畫家,並為延續這段情誼,持續推動展覽策畫,累積資料與研究成果,發揮博物館典藏、展覽、研究、教育等文化能量。

夏山雲瀑

張大千

典藏編號:32504

大千狂塗冊(一)

張大千

典藏編號:75-03562

水殿暗香

張大千

典藏編號:75-03641

墨荷四聯屏

張大千

典藏編號:75-03647

深山古柏

張大千

典藏編號:99-00062

返回藝術家列表

巴東編,《張大千紀念文集-90年紀念學術研討會》,臺北:國立歷史博物館,1988。

巴東,《張大千研究》,臺北:國立歷史博物館,1996。

國立歷史博物館,《往來成古今-張大千早期風華與大風堂用印》,臺北:國立歷史博物館,2002。

國立歷史博物館,《張大千110-書畫紀念特展》,臺北:國立歷史博物館,2009。

國立歷史博物館,《萬里江山頻入夢-兩岸張大千辭世三十週年紀念展》,臺北:國立歷史博物館,2014。

劉芳如編,《巨匠的剪影-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》,臺北:國立故宮博物院,2019。